Patrick Graichen 博士

执行董事

Patrick  Graichen

帕特里克·格雷琛(Patrick Graichen)博士

于2012年帮助建立了Agora能源转型论坛(Agora Energiewende),最初担任副执行董事;自2014年,他一直以董事和执行董事的身份领导该智库。在任期内,他不断推动德国、欧洲和其他国际社会的气候与能源政策制定,其中包括电力市场设计、可再生能源的扩张、煤炭共识、热能转型和与能源转型相关的工业政策。他一如既往与众多利益相关方保持对话,就气候与能源的相关政策交换意见。2018年,他被《能源与管理》杂志评为年度能源经理人。

加入Agora能源转型论坛之前,格雷琛博士在2001年至2012年任职于德国联邦环境部,先后担任国际气候保护部门顾问、国务秘书个人顾问、气候与能源政策部门负责人。在此期间,他主要负责《京都议定书》、联邦政府2007年能源与气候综合计划、2008年欧盟气候与能源一揽子计划等经济文书的谈判工作,以及能源法的立法程序。

格雷琛博士从学生时代就积极参与能源转型的议题。他曾在德国海德堡和英国剑桥攻读政治学和经济学,并在海德堡大学环境经济学跨学科研究所完成了关于城市能源政策的博士学位。

已婚,育有四个孩子。

Wenn 25 % geschützt sind, bezieht sich die Inzidenz also nur noch auf die verbliebenen 75 %. In dieser Gruppe entspricht eine Gesamt-Inzidenz von 100 dann einer faktischen Inzidenz von 133. Das Risiko für die Ungeimften steigt bei gleichem Grenzwert also permanent an. [11/11]

Nach dem Coronavirus-Update von heute, verstehe ich sämtliche Öffnungsideen noch weniger. @c_drosten erklärt, dass die Schnelltest erst an Tag 1 mit Symptomen anschlagen, man aber bereits 3 Tage vorher infektiös ist. Das Testen zum Restaurant-Besuch etc. ist damit ja absurd.

项目

    全部内容

    了解我们的最新动态。请订阅我们的通讯。

    ]>